长林 .旧事. 残章 (今夕结局)

纯结局,不要找作者问前面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圣旨一宣读,两旁文官更是面面相觑,之前生怕皇帝碍着情份轻轻发落,纷纷下狠手逼长林王,结果一圈下地,发现最狠的,竟然是皇帝陛下。

 这旨意句句诛心,萧平旌却无甚反应,平静的跪在堂前。挺直的脊背一丝颤动都无,一时间,整个大堂鸦却无声,连风吹过的声音似都能听见。

 还是宣旨的老太监程恩打破平静,他缓缓向前迈了一岁,咳了一声。“长林王……”

 萧平旌望了他...

19 Nov 2019

长林 .旧事. 残章 (尘婳结局)

番外 十五

 江城是大梁边陲小城,再往后走,就是南楚地界,那是片连绵不断的群山,小城宁静而恬淡,物产丰盛,山水怡人,常有两国行脚商人从此路过,一来二去,倒是显得热闹。

 只到冬季,山路难行,行脚商人慢慢少了,小城又恢复了宁静。可这一年,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人,左看看,右看看,听说,最后还是掌柜说喜欢那棵老梨树,竟然就买了那块地,盖起了房子。

 他们手脚倒真是快,不出一个月,就盖好了屋子,整理好住了进去。还围了院子,院子正中,就是那棵老梨树。

 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,他们又制了些桌椅用具,开起了茶馆。供给行脚商人和旅人所用,听说掌柜制的茶,汤...

18 Nov 2019

长林 .旧事. 残章 (长林歪传结局篇之五)

正巧皇帝去了太庙祭天,直到天明才看到军报,萧平旌带着骑兵孤军深入,被燕国断了后路,现己和大军失了联系。

 皇帝手抖得厉害,将军报连看了三遍,一股气血涌上心头,他恨不得拔起剑,将这军报和萧平旌一起斩成碎片,却又不得不压抑住怒气,阴沉沉道:“回宫!召丞相来!”

 消息不胫而走,当天,长林府就成为众人眼中的靶子,言官将陈年旧事全翻出来,皇帝怒不可遏。还未到天黑,长林府传出消息,萧容婳病势复发,总管急请御医求治。

 换做昨天,长林府还是炙手可热,御医巴结都来不及,可一夜之间烫山芋变成冷煎饼,谁都不愿搭理去,可皇令在此,太医令捡了个刚进太医院的毛头小子顶了缸。...


17 Nov 2019

长林 .旧事. 残章 (长林歪传结局篇之四)

自从林奚回了,东青一日比一日轻松惬意,她重新给容婳调制了药品和食材,容婳精神好了很多,脸也长圆了,至于那位免职长林王,东青完全不想提他,前些日子竟然跑来找他商量,问要不要把长林府旁边的宅子买下来改成济风堂,这样林奚就不用两边跑了,东青当即脸色一垮,你旁边是渝王爷府啊!虽然渝王爷不喜欢住这里,自己另弄个了宅子,但御赐的宅子你也敢买?

 过气长林王沉吟良久,“要不,我们把背后那个宅子买了,那宅院临街地段好,又一直闲置着,买下来中间打通不就行了?”东青摸了摸袖笼,“王爷,之前您身兼两职,月俸也是双份的,现下就一份月俸,家里大大小小这么多口人,再加上房价也涨了……”

 萧...

16 Nov 2019

长林 .旧事. 残章 (长林歪传结局篇之三)

 朝臣又一次愤怒了,奏折像雪片一样飞向皇帝,皇室却集体沉默了,皇帝第二天就病倒了。交由内阁主事,内阁是进退两难,不管吧,群臣激愤,骂的奏折都可以把他们淹没,管吧,这又算是皇帝家务事,不便插手,内阁两派争来吵去,口水和奏折齐飞。

 对于萧容婳来说,这些日子却是人生一场大梦,一时清醒,一时糊涂。她身体被魂印兵器侵袭过深,大病一场,等完全清醒时,又是一年柳条新绿之时了。

 病中稍稍清醒时,她拉住萧平旌的手,问吕归尘的下落。

 萧平旌告诉她,自己去过烧毁的宅院,并没有看到任何尸骨,很明显这位至交好友是顾及了萧容婳及皇室的面子,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,再造...

15 Nov 2019

长林 .旧事. 残章 (长林歪传结局篇之二 )

三 爱与离

 “陛下,北陆世子……”内监看着皇帝的眼色,立马换了个语气,“那个蛮子,一直在外候着,不肯离去。“

 皇帝半倚在塌上,闻言将目光从手中的书本上移开,“越发放肆了,再怎么说他也是北陆的王子,不能如此轻待。”

 内监闻言跪下,却不敢求饶,皇帝扔下书坐起,一旁侍女捧上手帕,皇帝擦着手,淡淡道:“让世子进来罢,至于你,自去领二十杖。”

 内监嗑了头退下,不一会,吕归尘被领了进来,皇帝漆黑的眼睛注视着他,这人遭此巨变,竟还是往常那般沉静如水,皇帝点点头,可一想到容婳,又忍不住摇摇头,吕归尘行了礼,皇帝开口道:“这么晚了,世子来有何事?...

14 Nov 2019

长林 .旧事. 残章 (长林歪传结局篇之一 )

 歪传四时容婳16岁,阿苏勒 17岁,皮筋 18岁,林奚18岁,到这时容婳23岁,阿苏勒24岁,皮筋林奚25岁。中间隐去7年的故事未补。

此时老王爷和皇帝己去世,新帝即位。

结局篇己经完成了,会日更哈哈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一 祭

月夜,星河天悬。

 一道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河畔的宁静,一匹黑马轻巧的跃过矮小的树丛,奔袭到小溪边,才堪堪止步,容婳身披斗蓬,在马上环首四顾,待看到树...

13 Nov 2019

长林歪传 四 (下)


 早上照例是一家人吃饭,之前爹不在家,萧平旌要打工,容婳夜猫子当惯了。现在惨了,她一手支着脑袋,一手拿着汤匙搅动着碗里的白粥,顶着重重黑眼圈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 一旁的萧平旌冷笑了两声,“怎么?昨晚做贼去了?”

 容婳心中有鬼,脸立马红了,拿起个包子塞到哥哥嘴里,“大包子都塞不住你的嘴。”

 “烫烫烫”萧平旌赶紧把包子吐出来,“说中心事了?想谋财害命吗?”

 萧庭生冷着脸看着他们打闹,此刻,轻轻一咳,对面的猫狗立马变成两木棍,他放下筷子,轻轻道:“今日你们都不许外出,等会跟我进宫。”

 “不会吧!”两人齐声哀号,萧庭...

10 Nov 2019

长林歪传四(上)

写得太长了,这一章节做上下两篇发,日更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“生年总有尽时,英雄莫死床榻;


借雨磨得铁剑,长鞭跨马称王。”*

台上的先生把手里的云板一扣,清声满堂。

 欢叫声震得屋顶都微微有些颤抖,萧容婳嗑着瓜子东张西望,可放眼望去只见人头攒动,“哥呢?跑哪去了。马上就要开始了呀。”

 林奚捧着杯茶,“刚看他在旁边和阿苏勒嘀咕什么,好像说要买糖炒栗子吧。”

 “糖炒栗子?刚进来时看到门口有人在卖呢!”容婳大眼睛扑闪了下,凑到林奚面前:“林奚姐,我记得你不爱嗑瓜子,爱吃粟子吧?”她嘿嘿笑了几...

09 Nov 2019

当一个养成系真不容易(二)

(方言写得我都要疯掉了,北方的童鞋不要太在意,作者是个南方人,哭唧唧)


言蹊特地下了个早班,冲到宠物店买了猫粮猫窝逗猫棒一堆,大包小包兴冲冲回了家,打开门,看到玄关里的鞋乱七八糟的,边找拖鞋边高声道:“做了什么坏事,快点出来!”

屋里静悄悄的,一丝声音都没有。

没找到拖鞋,四处找了遍,什么都没有,家里很干净,连根猫毛都没看到。

“还是习惯外面的生活吗?走了都不打个招呼吗?”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。望着沙发下那盘切得碎碎的胡萝卜发呆。

其实不过才见一天嘛,怎么会难过呢?她揉了揉太阳穴,原来自己不知不觉,己经把它当成半年前那只猫。

最开始还嫌那猫又脏又坏,但过了一天,竟然发现这只猫是个...

10 Oct 2019
1 2 3 4 5 6 7
© 醉墨凝 | Powered by LOFTER